青鸾华凤

墨香铜臭的小迷妹只看过大哥,二哥三弟,但四弟还没有看
会的东西比较杂但这也没有什么办法(:з」∠)_

继续捡起老本行,我感觉似乎花花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经表白了,只是太子殿下他没!听!懂!(求花城心理阴影面积)

【花怜】 终不得(1) be

本文以241事变花城未回来续写
#ooc预警!!!
#萌新,第一次写文,求轻喷
#真·小学生·文笔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be!be!b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原谅我是个拖延症晚期+懒癌晚期患者…….._:(´_`」 ∠):_ ...

分割线————————————




       “一拜天地!” 随着媒人的话语,本在谈话的人们纷纷止住话头,看向正在堂前准备成亲的两位新人。新郎面带微笑,一双星眸柔情似水的注视着新娘,温润如玉的脸庞越发俊朗,透露出令人舒服的感觉。青葱般的手指端着艳红色的花球,衬得双手更为好看。在厚重的喜服下仍能看出此人挺拔的身躯。
        反观新娘,她头戴凤冠,上盖红头盖,上身内穿红娟衫,外套绣花红袍,肩披霞帔。下身着红裙、红裤、红缎绣花鞋,千娇百媚,喜气洋洋。可似乎不太在意婚礼,前两次拜堂的动作总比新郎慢半拍。
        “夫妻对拜!”媒人拉长了声音,面带喜色的注视着两位即将成为夫妻的“金童玉女”。室中更甚有心急的已站起身来,只等婚礼完成,上前祝贺。
        新郎对着新娘缓缓弯腰,一个动作显现出无比的从容与平静,让人感受到新郎毫不紧张,却也毫无一般人成亲时的激动与兴奋。
        真是一对奇怪的新人。这是大家对他们的第一印象。
        过了许久,新娘依旧无动于衷,新郎也保持着现在的这个姿势,仿佛就是两个精致的提线木偶在为大家表演一般。
         “怎么了?这婚不结了吗……”
         “是不是新娘不喜欢新郎?要不然……”
          “听说新娘是异族人……”
          众人窃窃私语,对着新娘与新郎隐晦的指指点点。
         “大家伙不好意思,小女似乎有些事,小怜快起来吧!”见此情景,堂前的老人忙站起来道。
          “好的,老先生。”新郎——也就是谢怜回答。他直起身来,仍旧如此从容不迫。
         “呃……”就在这刹那间不知为何,谢怜脑中忽然闪过一段模糊不清的画面,心里传来一阵刺痛,他想捕捉都捕捉不到这转瞬即逝的一切。“我……是不是缺失了什么重要的记忆和……感情?”谢怜微微皱眉,在揉揉太阳穴后捂住因假想而发慌心口。
          一直沉默不语的新娘——妫赜(乱入:妫gui第一声;赜ze第二声)伸出手拍了拍谢怜的肩膀,让他莫名的安心。但她的手中似乎有什么在闪烁,没人注意到,包括谢怜。她仿佛知道谢怜已平静下来后,便向谢怜微微低头,说道:“抱歉,我并不能和你成亲。”即使是违反吾与“他”的约定……
          妫赜的话就像一块石头般砸进众人耳中,本就不怎么安静的礼堂在鸦雀无声了一瞬后又爆发出来各种惊呼、猜测,说是一石击起千层浪都不为过。
——————
          那时夜间小溪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月光下显得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奇怪的是,红衣并没有因在水中而湿透,仔细一看,原来他正在渐渐变得透明……

Tbc.

          

         

【天琅君×苏夕颜】爱本无样

依旧还是短小的楔子,以下内容可能并没有出现预警的情况,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评论上面问我都会一一解答的。(:з」∠)_






琅苏

# ooc预警!
#性转提醒!(最后还会转回来)
#真·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楔子:曾经一位喜欢游山历水写作绘画的书生在洛花城中定居下来。他天天都在各个地方的花田中取材作画,甚至将自己所喜欢的花种养在自家窗台前。
         时间流逝,他画出了许多许多幅美丽的花,但只有桔梗花令他喜爱不已。每天都要花上些许时间仔细观赏、抚摸。
         可有一天那幅画却被毁了,但却又以另一种样子重新出现在书生面前,这让书生不知如何是好。渐渐地,书生与画疏远……

关于琅苏(冰河爸妈)的文我应该在今天放,毕竟清明节放有点不应景,放心,绝对he!(*ฅ́˘ฅ̀*)

【花怜】终不得 Be

本文以241事变花城未回来续写
#ooc预警!!!
#萌新,第一次写文,求轻喷
#真·小学生·文笔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be!be!b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楔子:流光城有上元佳节燃放孔明灯的风俗,民众认为这天需放三千或三千以上盏灯以求平安。因为,传说曾经有位红衣鬼王数百年前上元节的夜晚为一白衣武神在千灯观外明灯三千,壮观不已。此城也被红衣称为流光城。
         后来,流光城的居民们一直想找到那传说中的“千灯观”,可每次都无功而返。殊不知,原来那千灯观是城中最为破旧的神庙,里面勉强能看出样貌的太子悦神像脖颈上一道在常人身上入骨的“伤痕”死气沉沉,胸前如同万箭穿心般千疮百孔,手上石剑碎了一地,而另只手中,那朵花不见踪影……

关于秀秀最新番外

我突然想写石怜怜和花花在假山上做的事。(〃ω〃)只可惜我没有得到驾照,新手司机可能会翻车。(:з」∠)_

一个活怜怜在哄一群石怜怜,画面好可爱,我也好想尝试一下被一群石怜怜包围的感觉。不愧是吃可爱长大的神仙,连石像都那么可爱。(*σ´∀`)σ

求慕情心理阴影面积。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可爱的醉酒神像怜,想太阳(〃ω〃)我想日神像应该不犯法吧。(然后被花花一厄命戳死)